相关文章

佛山首家烙画画室 以火为墨 以木为纸

来源网址:

   莫蠡的烙画作品《秋后》。

   →莫蠡在葫芦上创作的烙画。

五行之中,木生火,但如何通过火在木上作画?烙画师的手,让这两种完全不同的介质碰撞出绝美的火花。他们手握铁笔,让火的温度在木板上游走,烙下一幅幅既有国画意境,又具西洋画写实的艺术作品——— 烙画。

时下,烙画在广东比较冷门,但在佛山有位民间艺术家,偶然接触到烙画便为之痴迷,经过四处求学,七年苦练,终于获得技艺精进,并两度在中国烙画艺术展上摘取金奖。为了让更多广东人了解烙画,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,她创办了佛山首家烙画画室。她便是莫蠡。

结缘:漂泊广佛,偶识烙画

烙画始于西汉,古称“火针刺绣”,是一门传承了千年的艺术,其以火为“墨”,以导热性能好的金属(例如铜)为画笔,以椴木板为媒介,通过加热金属画笔使木板发生不同程度的炭化。通过其中灵活的把控,以烙画特有的浮雕质感,将拖拉机旁发呆的牛,农家小院里啄米的鸡,草丛中一跃而出的狼,空中展翅的鹰等画面烙在木板上。

莫蠡留着一头短发,手拿铁笔的她带有一丝英气,每下一笔都十分坚决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转笔轻柔可画树叶的脉络,下笔重刻可绘鹰之犀利。

莫蠡是梁建英的笔名,来自有“小桂林”之称的英德黄花镇,七岁就开始跟随爷爷学习书画。在长辈眼里,莫蠡是个聪慧的孩子,但爷爷却不想她被称赞冲昏头脑,于是为其取笔名为莫蠡。“莫蠡”取自成语“以蠡测海”———用贝壳来测量海水的意思,爷爷希望以“莫蠡”此名来告诫她,要记住一山还有一山高。

美术师范学院毕业后,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镇上的小学美术老师。为了寻求更高的绘画造诣,她教了三年书后便毅然辞职,来到广佛地区寻找机遇,同时边打工边学画画。其间,为了解决生存问题,她还当过网络小说写手。

2010年,莫蠡无意间通过网友杨平的Q Q空间,了解到原来还有一种画种叫烙画,她被深深吸引住了。“一开始与杨平在Q Q上聊烙画,他还比较冷淡。”后来,她自己跑去买了电烙铁,在竹砧板上烙,烙出来都是一些圆圆的点。烙好之后便给杨平看,这时杨平才留意到莫蠡的艺术功底与创作热情。于是,杨平给她寄来加工过的电烙铁,将她领入了烙画这一行当。

求艺:四处学习,拜得名师

相比国画和油画,创作烙画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拿一个3平尺的小品来说,用国画的形式,可能不到半小时就可以画好,但烙画起码要耗掉3到5小时。完成一幅巨幅的烙画作品,通常要耗费好几个月的时间。

所以,烙画作画也需要一份匠人精神,静下心来,细致勾勒。“相比北上广深的快节奏,佛山的悠闲更适合搞创作”,这也是莫蠡选择扎根佛山的原因之一。

在杨平的指导下,她开始尝试着去临摹、创作烙画。“我是从传统烙画学起的,杨平是我的启蒙老师。”但她并不满足于“闭门造车”,哪里有烙画展,她就跑到哪里去学习。

“去遇见不同的烙画师傅,去看他们的作品,会发现自己的不足。”对她而言,时时刻刻都是在学习,都是在不断提升自己。“只有超越,永远无法抵达”,是她对艺术的追求。

得知现代烙画创始人郝友友在广州开烙画展,她便带着自己的作品到画展现场与郝友友交流。郝友友看到莫蠡在烙画上的天赋与热诚,分文不收,将她收为入室弟子。

在郝友友的门下,她习得了更多现代烙画的技法。从烙铁头加工到处理木板,从勾勒外形到层层烙烫走层次,每一步都很考究烙画师的技艺。

突破:创新技艺,两获金奖

莫蠡说,艺术家多是完美主义者,对自己的作品苛刻到无以复加,不管是临摹还是创作,一旦发现瑕疵随即封存甚至烧毁。所以每一幅能够展现出来的作品都是他们心中的精品。

她以自己的作品《秋后》为例介绍说,这幅画中的草垛,看似错综复杂没有规则,但交错出来的效果非常真实、有质感。对她来说,技艺并不是靠师傅言传身教的,而是靠自己不断练习、不断临摹他人作品而得。“开始时,我不敢下笔,所以第一次画出来的效果并不好。”她经过一整天的研究,反复尝试,用了半个多月画出了自己想要的草垛效果。

除了技法,作品的灵魂也很重要。“起码你看到我的作品,会认同我的作品,会认同烙画这门艺术”。莫蠡想要做的不是工艺画类的作品,也不是简单的临摹,她追求的是有内涵有想法的画。

在创作烙画时,她会融入一些创新的手法,融入更多广东元素。她的《九龙戏金蟾》用的是烙金箔,因为烙刻产生的不平整,从不同角度看这幅画都有不一样的感觉。而且用上金箔后,黄金的自然色让金龙鱼更加活灵活现。

当她直播间的粉丝跟她说自己失恋时,她为粉丝烙下了螳螂与玫瑰的画。玫瑰代表爱情,并以螳螂交配后会吃掉配偶来表达爱情中可能会面临的风险,并将此画取名为《情人·敌人》。她的每一幅作品都不重样,希望在艺术中寻求突破与创新。

苦练烙画七年后,在恩师的鼓励下,莫蠡决定带着自己的作品走出去。在2016年第二届中国烙画艺术展上,莫蠡的《木槿戴胜》获得了金奖。2017年第三届烙画艺术展,她的作品《装饰画》获得了金奖。

传承:开办画室,传授技艺

事实上,烙画在广东是比较冷门的艺术,如今比较有名的是河南、河北一带的烙画派系,“其实在清朝,广东新会的烙画与河南、河北的烙画是齐名的。”莫蠡指出,传统烙画多以工艺画的形式出现,广东新会就有专门在葵扇上烙制图案的技艺。当葵扇逐渐被电风扇、空调所代替,在葵扇上烙画的技艺也随之淡出人们的视线。

从一名烙画界的新人,到慢慢获得认可,一路走来,莫蠡收获了烙画技艺上的精进,同时内心也多了一份传承和发扬烙画的使命感。为了让更多人知道烙画,她与师兄鳳子胥(胥晓科),创办了佛山首家烙画画室——— 易色烙画坊。

在传统手艺的传授中,多有“传内不传外”的规矩,这种规矩阻碍了技艺的传承。易色烙画坊就是为了打破这旧规而开。“如果能够教会一些人烙画技艺,并让烙画成为他们的谋生方式,我们会非常高兴。”莫蠡表示,除了开办画室招收学生外,他们还会直播烙画的制作过程,让更多人了解这门艺术,甚至喜欢上并掌握这门技艺。

莫蠡表示,如果有可能,也会和残联等组织合作,为那些手脚灵活的残疾人士义务开班教学,让他们多掌握一种谋生技能。

烙画技法

可细致刻画每根丝毛

“烙画可以在木板、卡纸等材料上烙制,效果最自然的是用木板。”莫蠡说,除了要有绘画基本功外,对工具、材料的处理也非常考究烙画师的手艺。

首先,选用木料方面多为色泽洁白,木质细腻、纹理不明显的椴木板。现代烙画制作过程中,为了凸显所烙画的素材,还要对木板进行粉刷、打磨、漂白等处理,处理后,要能得到近乎宣纸的白,且还能看到细腻的木纹。

其次,烙铁头是手工砸出来的。扁平状的烙铁头棱角分明,一个烙铁头就可以画出点、线、面。画师通过把握电烙铁的温度、力度与速度,来控制所画线条的粗细及颜色。

烙铁头虽不及毛笔有弹性,但也有其独特的挤、压、烙、刻、染、铺的表现手法,尤其对线条的刻画更为细致。得益于其特殊笔触,烙画可以细致刻画出动物的每一根丝毛。

此外,烙染是现代烙画的特有技巧。通过反复烙、染的方式,将矿物质染料渗入到木板上,让画面用色有一种做旧的感觉,这与木板原色相融,使得画面整体更加和谐自然。

采写:见习记者 杨韵仪 摄影:南都记者 郑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