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佛山模具塑料龙头企业老板欠债2亿突然失踪

来源网址:

广东珠三角又发生老板突发逃逸事件,上千工人失业。

8月16日,在市南海区小塘新境工业区,东方塑料制品有限公司(下称“东方塑料”)老板孔泳其开始联系不上,3天后,孔老板被确认已经逃债出境。

一起失踪的除了孔家人之外,还有公司的财务人员。他们留下一群错愕的公司高管,和一团神秘莫测的务。

东方塑料是佛山模具塑料产业的龙头,它的上游是上百家的原辅料供应商、加工企业,下游则是美的等大型企业。此次孔老板失踪,将不可避免地给本已陷入隐忧的模具塑料行业带来震荡。

东方塑料或许是整个佛山企业面临危机的一个前兆。

孔老板消失

孔泳其是佛山南海人,在举家逃跑失踪之前,他已在佛山商界耕耘20多年。

佛山工商局查询结果显示,1990年8月,孔泳其以25万元创办南海六联东方塑料五金厂,主营业务是塑料制品。2004年以前,他还先后涉足造纸、房地产业和食品加工。

众多产业仅有塑料业务得以保留下来,后在2003年搬到现在的厂址,主营空调、洗衣机、冰箱等的塑料外壳。在企业的注册资金6000万元中,孔本人占70.67%股份,其余属儿子和侄儿。

经过8年的壮大,东方塑料目前占地面积达120多亩,有工人1100人,并跻身当地注塑业的前两名。公司制造部部长陈国清告诉记者,每个月营业额约3000万元。

东方塑料的公司网页上写着,公司主要客户有大金空调、东芝家电、科龙冰箱、华凌空调及美的家电、T、格兰仕、本田、日产、丰田汽车。

8月19日,多数人和陈国清得知孔泳其逃逸后感到不解:公司目前营运平稳甚至兴隆,还野心勃勃地提出要将营业额在去年3.8亿元基础上,再多做0.7亿元,这时的孔老板为何要出逃?

这一幕和今年7月在东莞发生的定佳服装厂倒闭颇为相似——2000多工人们惊诧地发现公司表面繁荣的背后资金链已断,老板逃跑躲债,工人失业。

当初,定佳工厂的出逃最意外之处就在于,定佳老板是莞道滘镇本地人,经商20多年,有厂房、土地,靠得住。但他最终还是抛下数千万元债务一走了之。

此次孔老板的逃跑如出一辙。不同之处在于,这名佛山老板的工厂规模更大,所欠下的债务更高。

2亿欠债

据介绍,孔老板从16日就失踪,到18日下午,消息在工人、银行、供货商之间传开。银行最先向法院起诉并要求查封进行财产保全。

8月19日下午,佛山市中级法院前来公司门口张贴公告,南海农信社盐步信用社起诉孔老板近1亿元银行贷款未还,法院将冻结该公司财物。

至24日,南海法院相继收到26宗东方塑料欠债的起诉,并纷纷立案。这些诉讼标的额为7800多万元,其中有4000多万元是来自的贷款,另外3000多万主要是欠供货商的款项。

还有人上门索还高利贷债务。根据索债者的口径,有高管估算,孔老板所借的高利贷不下5000万元。如此算来,孔老板一跑,总共甩掉了不下2亿元的债务。

东方塑料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,从公司股东到各个核心部门的主管,都是孔家自己人。对于公司的财务,几名副总平时没有过问权力,如今也是模糊不清,只能进行猜测,因而,对于老板为何突然逃跑,也和外人一般疑惑。

关于孔家为何逃跑,说法纷纭。当地一名法院人士也猜测:说不定是孔老板在澳门赌输了,因为在当地,法院的确遇到不少类似的案子。

这些说法都认为,此事和公司运营无关。

但今年以来,东方塑料厂的经营压力有增无减。

东方塑料厂中层人士透露,美的公司今年起,就把部分空调的生产转移到安徽芜湖,这直接导致了东方塑料对美的销售额锐减10%。

而美的公司是东方塑料的最大客户,在每月约3000万元的销售额中,销往美的公司及其旗下品牌华凌空调的塑料外壳的销售额约2000万元,占60%的高比例。

今年3、4月份,受日本大地震冲击,在华的日资企业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。南海本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也因为本田在日本的基地、零部件工厂受损封闭而一度停产。由于要从日本运输核心部件,当地的一些日系家电企业的产量也受到影响。

而在东方塑料的客户结构中,除了大客户美的之外,其他多为这些位于佛山当地的日资公司。东方塑料的订单也难免遭受影响。

与此同时,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在上半年侵蚀了企业利润中不小的一块。根据公司采购人员小刘介绍,塑料是石油化工的衍生品,采购的价格也是随着油价飙升而疯涨。根据公司采购人员介绍,去年9月,ABS、PS、PP等型号的塑料,每吨的价格是17500元、11000元、12000元。而到今年4月,价格分别涨至19000元、14500元、14500元,涨幅都不小。

尽管如此,位于下游的大客户们,并未因此而给东方塑料提价。根据东方塑料驻美的、东芝等公司的报价员介绍,过去一年多,他们口中的报价没上涨过。

另有公司管理人员甚至介绍称,下游的客户其实还大量欠下东方塑料的货款,并且动辄千万元。

在孔老板出走前,东方塑料的繁荣,倒不如说是过去几年繁荣的惯性。

多米诺骨牌

其实在上游,更小规模的供应商们,已经在过去两年感受到了行业的压力。“不好做,一年比一年更不好做,利润越来越低了。”李厂长抱怨。他是南海一家塑料加工厂的老板,除了把货卖给孔老板外,还卖给一些出口的玩具厂。

然而,原料成本的上升,有订单时招工难,招到了工人也要承受2年来工资30%的涨幅。加上下游玩具企业也不少自身难保了,李厂长万分焦虑,信用这么好的孔老板都跑了,这下怎么办。

在孔老板出逃后,位于上游的供应商、加工商,不少被逼到了濒死境地。

老刘是当地一家加工厂老板,手下只有几台机器和20多个工人,这家小厂的生存依赖于东方塑料的恩赐,他们从东方塑料拿料来加工成空调内的塑料部件,有时也会兼替别人做一些塑料注射器。

目前老刘的小工厂开工不足,每个月只能做七八万元的产品,开足工可做到每月10万元。“8、9月是淡季,一定是亏损的,我给工人发工资,养着他们。”

东方塑料共欠老刘62万元加工费。孔老板跑了,这几乎要了老刘的命。不过他不是最惨的。

公司采购人员介绍,在事发两个月前,公司就拿不出钱来给供应商了。一家叫“东佳林”的供应商,和东方塑料长期合作,被欠下600万元货款。另一家“润鸿祥”,是一家新建不久的公司,连续俩月送来几百吨的塑料,但至今一毛钱也没拿到,而这很可能导致润鸿祥的倒闭。

东方塑料上游有100多家原材料、辅料供应商。老刘说,很多工厂的厂房就在东方塑料周边,就近供货,生存也依赖东方塑料。东方塑料倒下之后,这些小厂子现在到处找别的客户。但很显然,他们很难再找到东方塑料这样规模的公司来替代。因而,孔老板的出逃,对当地整个注塑产业造成的震荡将是不小的。

由于工厂停产,东方塑料公司将之前接到的订单进行退单处理。东方塑料是当地模具塑料龙头,之前从这儿获得塑料壳的美的、本田、东芝等工厂,将不可避免地受到一定影响。尤其是美的,公司管理人员介绍,每年卖给美的的塑料外壳有50万套。

孔老板跑掉了,留下了1100名工人焦急讨薪。21日,当地镇政府出面,承诺在当周周五垫付工人全部工资,共计1400万元。然后工人回到宿舍,边等发工钱,边盘算下家去哪儿。

陈国清并不担心今后的去路。陈在两年前,从美的公司被“挖”过来,随后在东方塑料做起制造部主管,手下有800多名普通工人和90多名技术人员。而他自己每月也能领到8000多元的不菲薪水。

珠三角的企业还在承受民工荒的困扰。孔老板逃跑没多久,公司的门口就出现三个招聘摊位,旁边站满了前来打听待遇的东方塑料工人。陈国清也陆续收到来自格兰仕、美的等企业伸来的橄榄枝。这些企业需要他这样的管理人员,更需要他手下数百名熟练的工人——他最终可能会选择格兰仕,并带去两三百名工人。